无标题文档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公告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时间记忆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登陆
最新日志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最新评论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最新留言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相册
博客好友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友情连接
    博客统计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春蚕到死丝方尽 | 2018/10/21 15:32:00
    在家与母亲闲聊,不知不觉到了深夜。记忆中很多年都未曾与母亲倾心交谈了,感觉就好像童年时总喜欢黏在母亲的身边,晚上睡觉时只要让我跟着母亲睡就会紧紧抱住母亲的脚一样温馨。这一次的对话我感慨颇多。对于家庭,对于婚姻,对于子女,对于恶魔都有了一些新的感悟。
       母亲是一个传统女人,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温顺,不善与人计较,沉默而勤劳。这些年的时光飞逝,如今仔细一瞧母亲却早已不是我年少时的那个模样。皮肤由于长年累月的劳作显得黝黑,手指粗糙且有些许裂纹。脸上的每一条皱纹似乎都写满了这些年的劳累。母亲今晚跟我说起了家长里短,前村的谁家年轻的媳妇突然上吊死了,这个年轻媳妇没有娘家,父母早已去世,只有一个还在上大学的弟弟。年轻媳妇死的离奇,说是上吊,可白菱悬挂的地方却没有她的个子高。许多人怀疑是被家暴打死了,可因没了娘家,只留一个孤弟,便无人替之讨个说话。母亲说这一家人真可怜,父母死的早,姐弟俩相依为命,如今一家人如今只剩了一个。听来我也不觉替这样一家人悲伤起来。斯人已去不可追,可是这一个孤独的弟弟以后怎么办?曾经温暖的家,曾经过年还留有的一盏灯如今只能更加黯淡下去了。每一个佳节,孤独的弟弟再也没有了可以话家长的亲人。人世真是可悲,有些人却要经历常人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
       母亲又说到了姥爷,说起姥爷时,母亲的语气哽噎。她说小姨又去看姥爷了,小姨说姥爷比以前更糊涂了。想想姥爷以前也是当过村支书,为人也善良,可到了老了却落得这样的晚年。姥爷退休后还能喂些猪来维持生计,基本上不用儿女担心,本来也是打算和姥娘好好安度晚年的,姥爷甚至为姥娘的百年之事做好了筹谋,不准备拖累儿女,没想到自己却先姥娘一步倒下了,不能说,不能动……去年的十月份到现在,姥爷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了。以前能够写些字的,儿女和姥娘还能够凭借写字板上模糊不清的字来明白姥爷的意思,可是现在姥爷却只能画了一些别人再也看不懂的符号了。姥爷以前是多么和蔼可亲的人啊,我以前去他那里总是喜欢与他聊天,因为我总能从他的身上得到些智慧的启迪。可是如今我去了,他却只能握着我的手,支支吾吾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母亲跟我说起了姥娘曾和姥爷开得玩笑。姥娘说:“你想不想你娘,她在湖地之下等你呢,你想不想去?”姥爷听了之后直废力的晃着脑袋,摆动着唯一一支可以动的手臂。并费力说出:“我舍不得你”。听完母亲讲到这时,我偷偷地抹了自己的眼泪。姥爷姥娘虽然是旧式婚姻,但这六七十年的风风雨雨早已使他们无法分离,舍不得离开谁,拼命的活着。这时候我似乎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老伴,即生死锲阔,与子成悦。
       母亲又情及自己,她回想自己跟着父亲的这些年。她说,累一点但无所谓,只要身体健康就好了。你看看你姥爷到老了却……唉……其实,只有我知道母亲其实一直是拿健康做代价,为一家老小的生计拼命着。而我在静静地听母亲讲话的时候内心却充满了无力感,甚至开始责备起自己的不够努力。家庭的幸福之处莫过于父母尚在,亲人康健。过年过节之时,大家可以聚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放几筒烟花爆竹。即便这年味越来越淡的时代,大家期望的却还是那一份归宿,一份安康的温暖。
       对于生命,它总是太过脆弱,也太过残忍。脆弱在经不起老,残忍在躲不过去。也许所有人都会在另一个世界聚合,但是先离开的总归是有很多遗憾的。留下的总归是有更多痛苦的。形式不同,承受的却是同样的。
       时光如白驹过隙,愿所有人都好好的爱自己及关心自己的人;愿所有人都健康平安;愿所有的伴侣都能相扶到了;愿所有的家庭都始终有一盏温暖的灯光。晚安!
    18横小陈盼盼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