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公告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时间记忆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登陆
最新日志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最新评论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最新留言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相册
博客好友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友情连接
    博客统计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生命中的绝望与希望 | 2018/9/27 15:38:00

                        生命中的绝望与希望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交流的是余华的《兄弟》这本书。

    小说以一对异父异母异姓的兄弟李光头、宋钢的人生经历为主线。小说的上半部分以文革十年为故事背景。李光头的生父刘山峰在他的妻子李兰即将临盆时,因为在公共厕所里偷窥女人的屁股,结果被喊叫声吓到了,掉入粪池淹死了。他死的时候,情状极其可怕,全身肮脏不堪,蛆虫爬满了全身,刘家成为了全镇人嘲讽的对象。而将刘山峰的尸体背出来,并冲洗干净的是宋钢的生父宋凡平。不久,宋凡平和李兰结婚成立了新家庭,宋凡平带来了他的儿子宋钢。很快, 文化大革命的到来让这个家庭变得破碎不堪。宋凡平被红卫兵冤枉入 狱,为了不让远在上海治病的李兰担心,宋凡平通过写一封封家书编造出一派太平景象。宋凡平答应过李兰,等李兰出院那一天要亲自去接她,于是宋凡平想方设法越狱跑到车站,最后被红卫兵们残忍地殴打致死。虽然生活不易,但是这也让李光头和宋钢成为了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兄弟。

    小说的下半部分的故事背景设定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围绕这对兄弟和刘镇凄林红之间的情感展开的。14岁的李光头同样因为在厕所偷窥女人被当场抓获,成了一个人人口中的流氓,林红对他更是厌恶至极。对林红念念不忘的李光头向林红求婚被拒绝,但是林红却爱上了宋钢。在林红与宋钢结婚那一天,李光头做了一件让人震惊的事,他到医院做了结扎手术。改革开放来了,一生勤劳朴实,又有些才华的宋钢下岗了,同样,林红也面临被裁员的危机,这个时候,李光头以暴发户的身份再次出现了。面对财富的诱惑,林红没有守住最后的底线。宋钢得知自己心爱的女人和亲得不能再亲的兄弟私通时,他自杀了。

    说到余华,我们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他的《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兄弟》这本书,在某些程度上是延续了上述两部著作加载在“生命”这个词上的难以承受的重量,但是其中一些闪耀着希望的光点又弥补了大环境残害生命带来的恶果,让人在阅读的过程中,在感受着绝望的同时,又心生希望。

    生命中的绝望——宋凡平之死

    在《荀子﹒王制》中有这样一句话:“禽兽有知而无义,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故最为天下贵也。”《荀子》的说法认为,在世上所有的生命体中,人应该是最备受尊重的、最值得珍视的。

    但是在那个丧失理智的背景下,宋凡平成为了受害者,他的惨死过程让人震惊、愤怒,让人感受到了生命中深深的绝望。宋凡平为了履行接妻子出院的诺言而逃出看守所,结果遭到了红卫兵们的围攻。宋凡平想用写给李兰的信证明自己无心越狱,但没人理他。红卫兵人瓣脚在他身上“又是踩,又是踢,又是蹬”,“还有两根折断后像刺刀一样锋利的木棍捅进了他的身体,捅进去以后又拨了了来,宋凡平的身体像是漏了似的到处喷出了鲜血”。在杀死了宋凡平后,红卫兵们被是“干了一天力气活的码头工作那样疲惫不堪”,他们要了豆浆和油条包头,“像野兽似的大口吃了起来”。

    甚至在他死后,李兰要将他的尸体装进棺材,但因为李兰没钱,买不起大的棺材,以致于他的身体没有办法全部放进棺材里边。下葬的人只好把他的膝盖砸碎,“用砖头砸”“用菜刀的刀背砸”“砸的声响,接连不断的沉闷响声,偶尔有几声清脆的,那是骨头被砸断时瞬时的响声”。看到这些场景描述的时候,人的心情是非常压抑的,这种悲惨的结局无疑是对宋凡平一生苦苦追求的尊严的残酷无情的打击。宋凡平的死,总是不由得让人回到《活着》这本书的种种情节里,一次又一次感受着失望,绝望。

    生命中的希望——尊严

    看完小说的上部,我总是在想,人不但要活着,还要有尊严地活着。

    宋凡平与《活着》中的福贵、《许三观卖血记》中的许三观,对待命运的方式有很大的差异,宋凡平更能让人感受到尊严的存在。比如,同样是生活在特殊年代,生活在群众的监视下,许三观害怕他人责备,于是违背自己意愿,在家里开了许玉兰的批斗会,会上他说:“今天,我们家里要开一个批斗会,批斗谁呢?就是批斗许玉兰。从现在开始,你们都叫她许玉兰,别叫她妈,因为这是批斗会,开完了批斗会,你们才可以叫她妈。”宋凡平是怎么处理的呢?宋凡平被批斗成了地主,为了不让李光头、宋钢两个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他把“地主”解释成了“地上的毛主席”。他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为这份罪名包上了柔软的外壳。

    福贵也好,许三观也好,当苦难对他们的肉体、精神进行残酷的双重压迫时,他们没有挣扎,没有抗争,只是无奈地、被动地、默默地忍受着。但宋凡平对待生活采取的是主动的态度,他会主动去背刘三峰的尸体,主动追求被人嫌弃的寡妇李兰,把外界对家庭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虽然在宋凡平身上,一次次地感受着生命中的绝望,但是,他又如黑夜中的星光,让人在绝望中仍能瞥见一丝希望,那就是濒死的生命因为有了爱而得到了拯救。

    余华早期的作品更多地充斥着人性本亚、苦难、死亡的成分,但随着时间的失衡,《兄弟》这部作品中的情感开始慢慢地冲淡了这份沉重,这也是我深刻感悟的地方。

    17横初黄喜芳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