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公告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时间记忆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登陆
最新日志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最新评论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最新留言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相册
博客好友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友情连接
    博客统计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这个书包,我在乎!(前篇) | 2019/11/18 21:08:00
          这个书包,我在乎!
           我所任教的学校是一所乡村小学,不少学生的父母都在城里或外地打工挣钱,养家糊口。故此,班上的留守儿童占有一定比重。和普通孩子比起来,他们可能更加早熟、敏感。由于长期缺乏情感依靠,性格更容易自卑、内向、悲观,人际沟通和自信心方面也逊色于其他孩子。
          某节课间,我按往常一样回班指导学生订正作业。刚进教室大门,只见一抹身影如流星般闪到我的眼前,来人的声音响亮,并夹杂着哭腔,“周老师!王凡把我的书包弄到地上,还踩了好几脚!”定睛一看,竟是小郭!此时的他眼里噙满了泪水,正委屈地哽咽着,看上去好不气愤。于是,我连忙安抚小郭,使其稳定下来,并找到几位“目击者”,询问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方知是一场无心的“恶作剧”。   
           在我的劝说下,小王很快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主动向小郭道了歉。但是小郭仍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在座位上小声抽泣,引来了其他同学的围观。我只好把他带到办公室,给他递了张面纸,语重心长地说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也不是什么大事,王凡也道过歉了,别生气啦,来擦擦眼泪。”
           小郭把脸撇到一边,以无声的抽泣继续诉说着自己的不甘。见状,我不禁皱起了眉头,一些零碎的记忆浮现在脑中——
           他家里的情况我大概有所了解,父母长期在外打工,逢年过节才回来一次,平时他都跟着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正因如此,尽管小郭的学习态度、习惯、成绩等方面不如人意,我也没对他有过分的苛责,反而时常体贴、关心他的生活。印象中的小郭,一直是个阴沉孤僻、不爱说话的孩子,没什么朋友,也不太合群。记得有次春游,班上其他小朋友都三五成群地在一起吃饭、聊天、玩耍,而他却一人坐在树下,孤零零地啃着面包,有几个热心肠的同学主动和小郭搭话,陪他吃午餐,他也不怎么理睬,我行我素。午餐过后,他跑来问我:“周老师,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学校啊?”他稍显无奈的语气让我心里为之一震。社会实践一般是孩子们非常向往、期待的集体活动,他们都恨不得晚点回去,多玩一会儿才好,而小郭却不愿在这里多停留一秒。
           渐渐地,我清楚地意识到一个事实:不是同学有意孤立、疏远小郭,而是他自己在周身设下一层厚厚的屏障,隔离了他人,拒绝了帮助。一个三年级的孩子,怎会如此不喜群体活动,甚至封闭内心?为此,我与他的父母多次联系,告知他们小郭目前的人际交往情况、心理状态以及我的一些担忧,但由于工作原因,即使他们心里很着急,却也爱莫能助;我也曾尝试与小郭私下沟通过,希望能走进他的内心,但他总是有意回避我——低着头,眼神躲躲闪闪,以沉默应答一切,使我万般无奈。
           按捺住脑海中瞬息万变的思绪,我抬起头,望着少有情绪波动的小郭,轻轻地问:“是不是感到心里很委屈?”
           他红着眼,点了点头。
           原来,在我心中认为的小事,在小郭心里却是大事。
           “是因为王凡和你闹着玩?”我追问。
           他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正当我对他的举动疑惑不解而左右为难时,小郭终于开口了:“他踩脏了我的书包。”
           “书包脏了可以洗干净呀,人家已经真诚道歉了,你就给他一个机会好吗?”我循循善诱。
           小郭听了我的话后有些动摇,渐渐停止了哭泣。我见状转移话题,和他聊起天来:“老师感觉你真的很爱惜自己的书包,是吗?”
          “这是爸爸上次回家送我的礼物,我很喜欢。”小郭抬起头,看向了我的眼睛。
           寥寥数字,便涵盖了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其实他所在乎的,仅仅是一个书包吗?不,这件小小的书包,更是爸爸与他之间情感的纽带,蕴含了他对远方亲人的思念。因此,书包与其说是学习用品,不如说是一种情感的寄托。
           看着他此时的神情,我不由想象出小郭收到书包时的惊喜与快乐,而看到心爱的书包被别人摔在地上踩几脚时,又是多么难受、愤怒的画面。
          “是不是想爸爸妈妈啦?”我叹了口气,轻声问道。
           这句话好像戳中了小郭的泪点,他的眼里又开始隐隐泛着泪光。“嗯,挺想的。”他再次点点头。
          “我理解你的心情,爸爸妈妈肯定也很想你。先回教室吧,马上快上课了。”在我帮助小郭把书包擦拭干净,并再三嘱咐大家不能随意玩弄别人的东西后,他也不再生气,恢复了往常的样子,这件事便暂时告一段落了。
           之后,我把事情的经过转述给小郭的父母,并将其对他们的思念一并告知。通过我的陈述,他们深刻地了解到:三年级学生现在正处于一个极为敏感的年龄阶段,情绪不太稳定,如果长期与父母分开,情感上缺乏依靠,便容易变得沉默寡言,形成孤僻、封闭的心理。
           兴许是我苦口婆心的劝说起了效果,又或许是小郭回家后打电话诉说了什么,他的父母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开始采取行动。
    发表评论: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