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公告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时间记忆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登陆
最新日志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最新评论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最新留言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博客相册
博客好友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友情连接
    博客统计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老树 | 2015/9/29 20:02:00

                                                   老树

          我诧异回村的老人们对老树的情有独钟,总是满目慈光摩挲这黑黢黢翘起的树皮,像问候多年的好友,生出一股十足的默契。

          这些老树从树苗开始,遵循着年复一年的生芽落叶的生命律动,每每有不期而至的风掠过,都会听到它们啪啪啪的鼓掌声,好像在庆贺时间的流逝,年轮的增长,自我的老去。而现在,它们的掌声日渐稀疏,脆弱的枝条上也少有冒头的新芽。终于,它们归属于沉默的大多数,尽管曾经喧哗过,热烈过。老树们从大半辈子的茫然、顺从到晚年的幡然、自由涅槃,经历的,也是一个普通人正常、简单的一生。

          这几年,回村的老人主题除了团聚,另一个则是不得不面对的常态化的问题,为走到生命尽头的亲人送终,或是在他们的坟头祭奠。每每归来的老人和村里的老人两两相扶,走在去坟场的小路上,那些脚印深深浅浅,我不忍踩乱,像是怕亵渎了一段历史。

    起风了。

           我抬头看这些被阳光剪碎的树影投射在斑驳的老树树干上,那些树皮上每一条裂开的口子,就像一张张嘴,试图倾诉,却没有声音,只留下霜雪侵袭后的恐惧。身边走过一个个脚踩黄土的老人,背影和这些老树很像,都在经历了霜雪之后,慢慢地学会了对生活和命运的妥协,这是土地上老去的一代。

           村里故去的老人坟前都要有一棵老树,老人们告诉我,在他们眼里,这是陪伴黑夜中老者的一束白光,是饱含热爱、吐露芬芳的一份祝福。



    金陵小语俞灵芝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 群组:龙湖之声 
  • 发表评论:
    页面正在载入,请稍候.......
    Powered by Oblog.